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将姐姐嫁给姐夫吧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将姐姐嫁给姐夫吧

    长乐公主微微颔首,眉眼低垂,轻声道:“父皇……便让女儿陪在您的身边吧,女儿不愿再嫁。”

    神情之中,充盈着一股难言的凄楚。

    李二陛下顿时心中一疼……

    对于这个女儿的歉疚之情,早已令他锥心蚀骨。当初怎地就猪油蒙了心,将她下嫁给长孙冲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账?本来作为皇帝的嫡长女,生来便是荣宠万千冠绝天下,结果却落得今日这般形单只影、孑然一身的凄苦境地……

    然而正因如此,李二陛下愈发要断绝长乐公主与房俊之间的任何可能,休说长乐公主不可能下嫁房俊,便是一丝私情都不能有!既然不可能有结果,继续纠缠下去,岂非愈伤愈深,最终遍体鳞伤,再无快乐欢颜?

    李二陛下觉得自己必须做一次棒打鸳鸯的恶事了……

    呸呸!

    什么鸳鸯

    充其量也是一对野鸳鸯……也不对,是房俊那个狗崽子,想要跑到自己家里来叼走自己的闺女!混账东西,已经被你叼走一个了,还要惦记着这一个?

    绝对不行!

    李二陛下语重心长,意志却甚为坚定:“丽质,父皇理解你心中的苦闷和担忧,但是乃是父皇的嫡长女,谁家能够尚你为妻,乃是天大的荣耀,又怎会轻贱于你?休说父皇不答应,便是以后你的太子哥哥也不会答应!再者说,父皇年事渐高,你便是在宫中陪着父皇,又能陪上几年?等到父皇百年之后,你也韶华逝去,难道要孤苦终老一生?若是当真那般,父皇又有何颜面去见你的母后?”

    长乐公主心中酸楚,她能清晰的感受得到父皇对于自己深情的钟爱,可是她依旧低眉垂眼,单薄的香肩微微收紧,在父皇看不到的角度紧紧的倔强的抿着樱唇。

    无声的对抗……

    李二陛下顿时头大如斗。

    他对这个女儿的性情再是清楚不过,看似柔弱如柳,实则内心刚强,主意极正,只要她心中打定了主意,轻易无人能够劝得动,包括他这个父皇在内……

    而且长乐公主越是抵触改嫁,李二陛下就越是觉得长乐公主是与有私情,这更是令他如鲠在喉,火烧火燎!

    可总不能就随随便便的找个人嫁了吧?若是那般,长乐公主必然一言不发老老实实的出嫁,以后也必定相夫教子安安分分,可是心里头必定恨死他这个父皇!

    李二陛下狠不下心干这种事,可是面对低着头一脸倔强的长乐公主,他是当真束手无策了……

    娘咧!

    都怪房俊那个混账!

    大唐女子何其多也,钟灵毓秀的大家闺秀、千娇百媚的闺阁少婦难道还少了?你招惹谁不行,偏偏招惹朕的闺女?

    越想,一股邪火越是腾腾的窜起,越是令李二陛下怒不可遏!

    若是房俊此刻在面前,毫无疑问,李二陛下想都不想就是推出去狠狠的一顿板子,先打你个生活能自理再说……

    虽然不忍心叱责长乐公主,但是李二陛下觉得还是得给予忠告,他压了压火气,柔声说道:“丽质,非是父皇想要过多的干涉于你,这大唐的年青俊彦,无论你选一个,父皇都高高兴兴风风光光的将你嫁出去,哪怕是乡野匹夫,哪怕是寒门学子……”

    而后,李二陛下看着女儿白皙清丽的侧脸,语气加重:“……但是,绝对不能是房俊!”

    长乐公主心底猛然一颤,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李二陛下。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李二陛下心底微微有些懊悔,怎地就没忍住呢?说得这般直白,万一女儿脸面挂不住可怎么办……

    可还没等他想好如何安抚,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响,随着一阵环佩叮当,一身淡粉色宫装的晋阳公主已然如同一只彩蝶一般翩然飘来,清秀明润的小脸儿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跑到近前揽住李二陛下的胳膊,张口便问道:“姐夫怎么了呀?为何父皇说绝对不能是姐夫?哦哦哦,是不是长乐姐姐要赏赐给姐夫什么,可是父皇你不同意?哎呀呀,父皇你太坏啦,姐夫多好啊,赏给他吧赏给他吧……”

    晋阳公主像一只欢快的黄鹂鸟儿一般叽叽喳喳,吵得李二陛下头大如斗。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什么赏赐不赏赐的,这正说你长乐姐姐的婚事呢,怎么就扯到赏赐上去了?

    长乐公主却是面红耳赤,恨恨的瞪了晋阳公主一眼,嗔道:“小孩子瞎说八道什么呢?”

    这个“赏赐”若是接上刚刚父皇的话头,就好像父皇要将自己“赏赐”给房俊一样……

    晋阳公主莫名其妙,一张清秀的小脸儿懵懵的,瞅着长乐公主嘟着小嘴儿不满道:“姐姐你怎么这样?姐夫可是救过你的命诶,难道父皇赏赐他你还要拦着?不讲义气!”

    长乐公主愈发羞恼,这一口一个“姐姐”、“姐夫”的,喊得她心烦意乱,怎地好像自己跟那房俊是一家?

    忍着心中羞涩,长乐公主叱道:“你的脚伤刚好,便这般蹦蹦跳跳,万一伤口又崩裂可怎么办?”

    晋阳公主不晓得今日一向温柔如水对自己百般怜爱的姐姐为何有些不太一样,心中有些委屈,瘪瘪嘴,看着李二陛下,问道:“父皇,是兕子做错事吗?”

    李二陛下连忙拦住小女儿的肩膀,闻言道:“哪里有?你姐姐也是担心你的脚伤,这好不容易才刚刚愈合,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不要任性。”

    若说长乐公主是李二陛下的眼中珠,那么晋阳公主就是他的心头肉……

    这两个女人一个命运凄苦,一个体弱多病,他便是拼却性命,都舍不得让她俩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可偏偏命运无常,他贵为帝王执掌天下,却既不能扭转长乐公主如今孑然一身的凄苦处境,更无法让晋阳公主的身子强壮一些……

    晋阳公主抬起头,眨巴着亮闪闪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那你们刚刚说的赏赐,是什么?”

    李二陛下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发,答道:“哪里有什么赏赐?父皇刚刚跟你姐姐正谈论她的婚事呢。”

    “呀!”晋阳公主欢喜的一拍巴掌,喜道:“姐姐要嫁人啦?”

    长乐公主气道:“姐姐嫁人,你为什么这般高兴?是不喜欢姐姐整天陪着你?”

    晋阳公主松开李二陛下的胳膊,转而跑过去扯着长乐公主的手掌,喜笑颜开道:“哪里有?定然是父皇想要将你下嫁给姐夫对不对?哎呀呀,这下太好了!兕子喜欢姐姐,也喜欢漱儿姐姐,更喜欢房菽和房佑,若是姐姐也嫁给姐夫,那以后我就天天住在那里!”

    长乐公主一张粉脸瞬间涨红,羞恼交加,嗔道:“臭丫头,瞎说什么呢?”

    李二陛下一张脸简直比锅底还黑……

    这小丫头也太能打岔了吧?

    不得不沉着脸教训晋阳公主,道:“兕子,慎言!这等话语岂能随意胡说?”

    这若是传了出去,别人才不管真假,简直就是皇家的笑柄好吧……

    结果晋阳公主自作聪明,笑嘻嘻的伸手捂嘴,装模作样道:“是是是,兕子知道啦,父皇是打算给姐夫一个惊喜对不对?嘻嘻,放心吧父皇,兕子不会乱说的……”

    惊喜?

    惊喜个头啊!

    朕恨不得给他一刀,还给他惊喜?

    李二陛下以手抚额,那这个小女儿没办法,起身摆了摆手,对长乐公主说道:“你搞定她。”

    背着手,满腹怒气的走了出去。

    娘咧!

    必须的寻个由头收拾房俊那厮一番才是,不然如何消解这心头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