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弄不明白了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弄不明白了

    莫说满殿群臣尽皆震惊,便是房玄龄自己都愣了……

    身为帝王,尚能如此善待自己,纵是粉身碎骨又当如何?

    “陛下……”

    房玄龄大呼一声,挣脱李二陛下双手,跪拜于地。

    此时礼教尚未达到明清那般登峰造极之地步,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中跪父母,下跪恩师。除此之外,绝不下跪,哪怕是面对皇帝亦是如此。

    可房玄龄现在跪拜于地,显然是被李二陛下之至诚所感动,心神激荡,不如此不足以表达鞠躬尽瘁之心、不如此不足以表达誓死报效之意!

    李二陛下连忙俯身,将房玄龄硬生生拽起,感叹道:“玄龄何至于此?你我分属君臣,实则至亲,这些年你我风风雨雨尸山血海的闯过来,却从不居功、从不自矜,某心中怎能不念你的好?致仕这种话,以后切莫再说,若是某当真允了你,日后这史书之上,怕是要说某嫉贤妒能、昏聩愚昧,你可不能害我!”

    这话说的……

    满殿文武大臣各个酸的厉害,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不过随后想想,也就释然。当年房玄龄自青州而入军中投靠李二陛下,两人一见投缘,自此之后房玄龄忠心耿耿不辞辛劳,鞍前马后为李二陛下卖命,这份功劳却是旁人想必也比不得。

    而且房玄龄性格温润,行事素来低调,从不与人结仇,不争不抢不贪不占,人缘是出奇的好。

    有能力、够忠心、性格好、会来事儿……

    这样的臣子不讨人喜欢,皇帝还喜欢什么样儿的?

    而房俊已经傻了眼……

    昨晚聊了半宿,也没听老爹说要以致仕来胁迫李二陛下让步啊?而且看老爹现在这状态,到底是意图胁迫还是真情流露,那还真就说不准。可惜了啊,若是老爹能穿越到后世,一准儿能混个影帝当当。

    房玄龄早已被李二陛下推心置腹的话语感动得涕泗横流,只觉得自己这半生操劳、风雨艰险,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若是能够有来生,他还是愿意鞍前马后的追随李二陛下。

    只是眼下……

    房玄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老臣何德何能,让陛下如此相待?今日老臣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实在是老迈不堪,难以担当大任,这才请求陛下允准老臣致仕。”

    李二陛下无奈,拍了拍房玄龄的肩头,没好气道:“得了得了,还不就是为了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某不追究房俊的责任便是,只是往后你要好生叮嘱教诲才是。”

    听到李二陛下这句话,长孙无忌面无表情,萧瑀微微叹气,令狐德棻差点骂娘……这样也行?

    到底是房玄龄啊,果然牛气!

    这般以致仕胁迫皇帝,皇帝非但不以为杵,反而当真就退了……

    放眼贞观一朝,谁还能有房玄龄这份圣眷?

    以前或许还有一个长孙无忌,至于现在……呵呵。

    世家门阀尽皆有些泄气,房玄龄简直就是房俊的护身符,已然无限接近金刚不坏之身。有房玄龄在,只要房俊不去造反,哪怕把天捅个窟窿都无法伤其分毫……

    最开心的要数刘洎!

    原本意外挑错边、站错队,正在这边儿自怨自艾追悔莫及呢,谁成想陡然之间形势逆转!

    不愧是宰辅之首,厉害啊房玄龄……

    刘洎眉飞色舞,差点鼓掌叫好。

    都以为大局已定,房玄龄出马一个顶俩,轻松保住房俊。

    然而……

    出乎所有人预料,房玄龄斩钉截铁说道:“陛下谬矣!”

    李二陛下愕然:“什么?”

    房玄龄义正辞严道:“无论如何,东市闹事身为京兆尹都难辞其咎,陛下处置于他乃是国法之所在,岂能因为看来老臣的面上便网开一面?若是如此,今日是老臣,明日是赵国公,后日是宋国公……陛下都要给一份情面,则国法何在、律令何在?”

    李二陛下有些懵……

    老房啊,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你用致仕来吓唬我,我非但不生你的气,反而当着满朝重臣的面推心置腹以示隆恩,甚至硬顶着世家门阀的压力放过房俊……结果你这还没完是吧?

    李二陛下面色阴沉,火气渐生。

    房玄龄却似没有见到李二陛下不豫的神色,续道:“……况且今日若是陛下绕过房俊,岂不是让外人以为是老臣以致仕相胁迫?若如此,老臣背负弄臣之骂名并不足惜,可害得陛下圣名有损,则老臣万死不足赎其罪!是以,还请陛下念老臣老迈昏庸,准许老臣致仕,并且重重责罚房俊,以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李二陛下这回是彻底搞不清楚房玄龄的想法了。

    他瞪着眼睛,很想敲敲房玄龄的脑袋,你到底想要干啥,能不能给咱好好说话?

    跟你还就掰扯不明白了!

    *****

    “神神秘秘的,你要说什么?”

    长乐公主见到高阳公主将人都赶走,不由诧异,就算是谈论房俊,也不要背着兕子何小幺吧?尤其是兕子,跟房俊关系甚好,让她知道也没什么关系,或许还能帮着跟父皇求求情……

    高阳公主欲言又止,纤手紧紧绞着一块锦帕,待到长乐公主狐疑的看着她,这才期期艾艾的问道:“那个……姐姐,你……你跟房俊……到底怎么回事?”

    “诶?”

    长乐公主一脸迷糊,心说这叫什么话,我与房俊能有什么事?

    继而,她才算是反应过来,一双秀眸瞬间瞪大,气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我与他能有什么事?漱儿,定是外边有什么闲言闲语吧?你可别听风就是雨,姐姐跟你保证,我与房俊清清白白,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关于她与房俊的绯闻,老早就传得沸沸扬扬,长孙冲甚至还为此发了疯一般吃醋……

    高阳公主秀美一挑,有些狐疑的看着长乐公主:“当真没有?”

    没来由的,在高阳公主灼灼的眼神下,长乐公主俏脸忽然有些躁热,有些心虚……可她与房俊分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漱儿,难你还不相信姐姐?姐姐岂是那等不守妇德之人!姐姐跟你发誓,若是当真与房俊有些什么,就让我天打五雷……唔唔!”

    长乐公主话未说完,便被高阳公主急急忙忙的捂住嘴巴……

    高阳公主气道:“呸呸呸!满天神佛听真切,坏的不灵好的灵……姐姐啊,好好的起什么毒誓?妹妹就是问问而已,姐姐说没什么那就一定是没什么。其实就算当真有什么,妹妹也不在意。”

    “死丫头,瞎说什么呢你!”

    长乐公主玉容飞霞,又羞又气,狠狠的捏了捏高阳公主的脸蛋儿。

    这都说的什么怪话?

    “我是说真的……”高阳公主伸出手臂,轻轻的揽住长乐公主纤细的腰肢,姊妹两个紧紧依偎在一起。“小的时候,我的母妃去世得早,这诺大的皇宫里头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便是那些宫女嬷嬷们,都能欺负我。那个时候我很苦,有时候就想,为什么要将我生在这个世上,却又要承受苦读辛苦呢?直到后来,有了姐姐何三个照顾我,我才觉得自己原来是个幸福的人……”

    两行珠泪,流泻而下。

    即便是帝皇贵胄,即便是生于皇宫,可照样有着人情冷暖、酸甜苦辣……

    长乐公主环住妹妹瘦削的肩膀,伸出春葱一般的手指轻轻拭去她嫩白脸蛋儿上的泪珠儿,柔声道:“你是我的妹妹啊,我自然要照顾你,这有什么可说的?”

    高阳公主仰起头,俏脸浮上一个甜甜的笑容,握住长乐公主的手,清脆的说道:“以前是我过得苦,姐姐一直照顾我。现在是姐姐你心里苦,那就要妹妹照顾姐姐……所以,就算姐姐看上房俊了,就算姐姐真的跟房俊好上了,妹妹也不会生气!”

    ……

    长乐公主以手抚额,恨恨的瞪着面前一脸大义凛然的高阳公主,这丫头脸上这副神情,活脱脱就好像小时候将心爱的玩具拿来给她玩的时候一模一样……

    还就说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