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其实也不难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其实也不难

    年纪大了就可以不讲理?

    房俊无辜道:“你们只是在说学院建成以后难以立足,又没有问过晚辈究竟要如何建立这座学院……再者说,父亲,儿子给您看这图稿的时候,您好像就没问过儿子如何将这座学院建起来。”

    房玄龄老脸一红,前些天房俊给他看图稿的时候,他只是瞥了一眼,便置之不理。

    世上最美好的景色是海市蜃楼,却永远都是可望而不可及。这些草草绘制的图稿拼凑在一起展现出一座庞大学院,必将是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存在。

    然而其所需的资金、人力、物力,足可将帝国的国库掏空,此乃亡国之策,休说李二陛下不会同意,他这个宰辅之首便第一个不会答应。

    只不过他为人温润,不忍在孔颖达与聿明氏面前直言这等宏伟的学院只能是空中楼阁而已,那样太过残酷。尽管他也因这一座纸上绘出的学院充满憧憬,理智却告诉他必须让这座学院只是停留在纸上……

    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说什么?

    他能够建起这样一座学院?

    “说说看,你的想法是怎样的?”

    一道宽厚响亮的身影自门口传来,震得屋内死人心惊肉跳,条件反射的从椅子上蹦起来。

    李二陛下一身常服,背负双手,脸色阴沉的踱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太子李承乾,以及几名内侍、房家放仆人。

    显然,李二陛下意外造访,并且不允许家仆通报。只看他能够问出这样一句话,便知道这位陛下已经在门外溜墙根很长一段时间,将几个人的谈话听得七七八八。

    这就尴尬了,偷偷在自家书房里议论如何将这样一个“亡国之策”搬上可执行的前台,却被皇帝偷听了去……

    房俊毕竟年轻,反应快,赶紧上前躬身施礼:“微臣见过陛下……陛下明鉴,微臣只是闲暇之时无聊,随手绘制了几张草图,幻想着若是能够将长安城东南这一片尚未开发的地带盖上楼阁殿宇,再举办一座学院,重现大汉太学之宏伟胜景……孰料几位长者当了真,揪着微臣问这问那……”

    李二陛下本来听闻几人再次议论一座足可掏空国库导致亡国的学院,便已经是怒火阵阵,此刻听了房俊之言,却是当场愣住。

    这锅甩得也太快了吧?

    几个老家伙更是无语,聿明氏瞪着房俊,心道这小子果然无耻!

    孔颖达气得眼皮直跳,怒视房玄龄:瞧瞧你教的好儿子!

    房玄龄眼皮一耷拉,果然是个当官的材料,连老爹都坑,够心黑,够无耻,干得漂亮……

    李二陛下差点气笑了,上前踹了房俊一脚,骂道:“见风转舵、巧言令色,你个混蛋还有没有一点风骨?给朕说道说道这个学院要如何建起来方能不拖累国库,说得好了有赏,说得不好……不是有人弹劾你让你去琼州为官吗?那朕就准了那人的弹劾。”

    说着,径自到了主位大马金刀的坐下,眼神不善的盯着房俊。

    房俊呲呲牙,你是皇帝便可以想咋滴就咋滴?果然是封建社会,没人权……

    房玄龄和孔颖达见到李二陛下神情似乎并没有多少愤怒,心中稍安,赶紧吩咐侍女上茶,李二陛下摆了摆手:“都坐,听听这个异想天开的小子说说天书。”

    聿明氏身份超然,坐下之后笑道:“若是此事当真能成,不啻于为陛下开拓千里江山、为大唐打下盛世基业,可喜可贺。”

    李二陛下似笑非笑:“聿明老丈言之尚早,若是不能好生掌控把握,休说什么盛世,不亡国就算不错了。”

    他只是担忧这样一座书院会将帝国的国库拖垮,至于四人之前顾虑得政治方面的危机,反而不屑一顾。政治之道,在于平衡,却永远也没有真正的平衡,总是在此消彼长之中处于一种动态,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无论这座学院有多么强盛,都只能是帝国的基石,或许会一时失控导致朝政紊乱,却永远不会成为改朝换代的根源。

    相反,这样一座学院所培养出来的各行各业的人才,将会成为盛世基业的奠基石,这才是李二陛下所看重的!

    房俊心中早有腹稿,否则何必画出这么一份图稿,忽悠孔颖达这种有着深广人脉的大儒加入其中?

    故而轻描淡写道:“其实解决之道很简单,可以成立一个单独的机构,承担学院的筹备建设,自负盈亏,不跟国库要钱就行了。”

    屋内陡然一静。

    四个人眼珠子瞪得滚圆,死死的盯着房俊,一脸惊诧莫名……

    太子李承乾连连对房俊使眼色,神情焦急,显然很是担忧房俊如此“胡言乱语”会激怒皇帝,说不得就是一顿板子打下去。

    房俊则悄悄给他比划了一个“安心”的手势,让他稍安勿躁。

    李二陛下很是不雅的掏了掏耳朵,侧身疑惑的看着房玄龄:“爱卿,朕没有听错吧?”

    房玄龄哭笑不得,心里恨不得将这个不靠谱的儿子拽出去狠狠的揍一顿,涉及到以亿计的钱财,你居然说不跟国库要钱?老子倒是无所谓你将身家都搭进去,可问题是就算咱家再有钱,又如何支撑得起这样一个举国之力的工程?

    听到陛下的问话,他无奈道:“若是老臣没有耳鸣……陛下大抵是没有听错的。”

    孔颖达对于经济之道完全就是个小白,这位醉心于学问,哪里有心思去管那些俗事?闻言一脸懵然,没有说话,心里却想房家居然这么有钱?

    李二陛下看向房俊,没好气道:“简直痴人说梦!即便是当真成立这么一个单独的机构,可是这等天文数字一般的钱财却要如何去赚取?”

    房俊傲然道:“别人自然不行,但是微臣想必还是可以的!”

    “……!”

    这等嚣张狂妄之话语,李二陛下却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毕竟眼前这个小子,可是有着“财神”之赞誉,反掌之间聚拢千金,等闲事尔!

    这么一想,李二陛下居然觉得若是让这个小子去试一试,说不定还真就能成……

    一直未曾说话的聿明氏,此刻点了点头,说道:“若是当真这座学院的建设提上日程,那么还请陛下允许聿明氏参与其中。吾聿明氏不要官、不图财、不邀名,甘愿奉献自己的一份心力,参与到创建这座学院的过程之中,建成之后,功成身退。”

    李二陛下愕然,聿明氏不是从来都不参与进红尘俗世么?为何先是帮助房俊在江南建设华亭镇,现在又如此支持房俊建设这个学院?

    不过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聿明氏一族皆是一时之人杰,通晓古今,于阴阳术数等等领域皆有涉猎,有他们加入,自然事半功倍。

    当然,现在建不建这座学院还是没影子的事情呢……

    房俊冲聿明氏点点头:“英明的决定,聿明氏必定会在学院的建设过程当中收获良多。”

    聿明氏不在乎钱财名利,而学院的建设将会设计到无数的新式技术,算学、物理、几何、冶金……这正是聿明氏孜孜不倦追求的“天人之道”,显然聿明氏一眼便看穿了房俊建设这座学院背后的真正用意。

    李二陛下看向一脸平淡的房俊,总觉得这小子实在是太过妖孽,想了想,问道:“那你说说,打算如何来赚钱?”

    归根究底,建不建这座学院还是钱的问题,只要不将国库掏空了,那么李二陛下便可以完全支持。

    房俊摊手,一脸疑惑:“赚钱而已,又有何难?其实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成了一个学院的机构,挂靠在‘东大唐商号’之下,资金问题立马解决。只要陛下同意,那些有股份的世家门阀和文武大臣们,也没胆子反对吧?”

    李二陛下想了想,点点头:“谁敢反对,踢出去就是了。”

    房俊大汗。

    果然是封建社会啊,不仅没人权,连私有财产都不受保护,人家当初真金白银的投进来,结果您一句话,啥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