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自取其辱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自取其辱

    少府监的官员都等在门外呢,虽然兵部那个棒槌侍郎不许他们进去,可他们也不敢丢下宇文俭就这么走掉,万一那个棒槌发疯将宇文俭给揍一顿少府监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焦急与担忧之中,便见到自家监正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卫兵给架了出来

    这什么情况?

    官员们有些懵。

    宇文俭被一路架着出了兵部大门,心里之恼怒比之刚才见到那副字的时候更甚!这犹如撵狗一般急欲将之扫地出门的举措实在是太过羞辱,房俊可恶,不可饶恕!

    等到他看见门口一众属下官员正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宇文俭愈发觉得老脸没地儿搁,在房俊面前丢人就够让他恼火了,现在又在自己属下面前丢人,以后还怎么抖威风耍官威?

    威严没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宇文俭怒火中烧,奋力挣扎,怒喝道:“松开老夫!”

    两个家将的任务便是将宇文俭“搀扶”出大门,只要出了大门,别说晕倒,就算是死了也跟兵部没了关系。此刻既然已经出了大门,宇文俭又是奋力挣扎,两人便同时松手,笑嘻嘻的说道:“您老慢走,以后别来。”

    孰料宇文俭恼怒之下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挣脱两个家将铁钳一般的大手,手脚一起使劲儿,这会儿两人陡然一松手,宇文俭所有的力气全都使在了空出,正在捣腾的双腿冷不丁的落地,一下子平衡骤然丢失,大惊失色之下,下意识的便想要抓住两个家将,却不想这两人松开手后齐齐后退一步,快步走进大门,头都不回。

    宇文俭双手捞了个空,脚步踉踉跄跄犹如醉酒之人,勉力向前踉跄了几步,终究没有掌握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少府监的官员们这才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争先恐后的抢过来七手八脚的想要将宇文俭扶起来。

    可怜宇文俭出身名门,一生为官何曾遭遇这等羞囧之境地?

    又惊又疼又怒,一时之间怒火攻心,不知如何面对这些属下,幸亏忽然之间福至心灵,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少府监的官员们如丧考妣,纷纷大声呼喊,这个掐人中,那个扇嘴巴,试图将宇文俭唤醒过来。

    然而有一个道理这些人大抵是没有听过的——无论如何,你也唤不醒一个试图装晕的人

    上司晕倒,一众官员顿时炸了锅。

    有人试图将这个锅甩在兵部身上,便义愤填膺的对着兵部大门叫嚣道:“岂有此理,堂堂少府监监正,居然被尔等兵痞这般无礼对待,还有没有点体面了?”

    “就是,什么兵部,简直就是土匪窝!”

    “挖我们的工匠便已经坏了规矩,现在又弄晕了我们的主官,你们兵部要不要这么无法无天?”

    柳奭适时出现在门口,闻言大喝道:“放屁!宇文监正刚刚还在衙门里同房侍郎言谈甚欢,颇有相见恨晚之意,何曾对他无礼?宇文监正乃是出了兵部大门之后见到了你们这帮窝囊废才晕倒,定是你们这帮人让他老人家不省心,现在居然血口喷人贼喊捉贼,你们还要不要脸?”

    别的且不说,首要必须将宇文俭晕倒的责任摘干净了再说。

    虽然柳奭觉得宇文俭这个老货多半是装的

    少府监的官员们不干了,和着你是打算把锅死死的按在我们脑袋上?

    岂有此理!

    当即便有性情暴躁的官员起身上前,指着柳奭喝叱道:“胡说八道,真以为你们兵部是朝廷中枢,就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了?你且让开,某进去与那房俊理论一番!”

    柳奭冷笑:“抱歉,你不能进去。”

    那官员怒道:“如何不能?某也是朝廷命官,为何进不得你这兵部衙门?难不成你这里是龙潭虎穴?”

    柳奭哼了一声:“龙潭虎穴算不上,不过既然你是少府监的官员,那就不能进来咱们兵部大门。”

    那官员愈发恼怒:“这是何道理?”

    柳奭不跟他废话,摆了摆手,身后两个书吏上前,一人手里拎着一捅浆糊,用刷子蘸着浆糊在门旁的墙壁上刷了刷,另一人捧着房俊的那副字,仔仔细细的糊在墙上。

    房俊的本意是想要裱起来挂在墙上的,说起来这也是一等趣事,谁知道这幅字会不会被人保存起来,连带着今日的事情传诸后世,成为一桩美谈?

    不过旋即一想,这等羞辱人的言辞就算是挂出去,相比不到半天的功夫也必然被李二陛下勒令摘掉影响太坏了。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裱起来那么费劲?干脆就让人拿着浆糊糊到墙上算了

    柳奭指着墙壁上的字幅,对那位官员冷笑道:“瞧见没有?这就是道理!”

    他被房俊坑的不行,早已被房俊绑在战车上渐行渐远,已无回头之路,干脆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房俊一条道儿跑到黑,甘为鹰犬走狗,起码房俊这厮除了坑人之外,也从来不吝于提携属下

    那官员一头雾水,定睛一看

    嘶!

    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旋即勃然大怒!

    屈辱!

    史无前例的屈辱啊!

    此刻身后那些围在宇文俭身边的官员们也都看了过来,然后一个个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目瞪口呆然后就是暴怒!

    少府监与狗不得入内!

    去你滴个娘咧!

    要不要这么嚣张?!

    这些官员们一个个气得鼻子冒烟儿,也不管宇文俭了,其中一个正抱着宇文俭头部的官员怒从心头起,一个箭步跳将起来便冲着兵部大门口,呜嗷吼叫,破口大骂。

    可怜宇文俭的脑袋陡然失去支撑,脖颈之力不足以保持原状,狠狠的便跌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哎呀——”

    骤然而来的疼痛使得宇文俭下意识的喊叫出生,却是忘了自己正在晕迷状态

    身边有上位走远的官员听到喊叫,赶紧跑回来,惊喜道:“嚯!这一下摔的好!若是早知摔一下脑袋就能让监正您醒过来,我们老早就狠狠的摔几下好了,何必这般费力”

    此刻早有附近衙门的官员书吏们围拢过来看热闹,听了这个官员的话语,顿时响起一片哄笑。

    宇文俭气得差点当真晕过去

    不会说话就给老子闭嘴!

    恶狠狠的瞪了这个属下一眼,老头儿叫道:“都给老子回来,回衙门去!还在这里吵闹,难道还嫌丢人丢得不够?”

    他算是看明白了,房俊那厮果然是个棒槌,这等威胁恐吓之语根本就不被放在眼里,再纠缠下去,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少府监今日丢的人将会越传越远

    身旁的官员愣愣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宇文俭咬牙怒道:“算了?想得美!老子要去告御状!”

    说着话从地上爬起来,却不妨刚刚脑袋这一下摔得不轻,陡然站起导致脑中一片眩晕,脚步踉跄下一点摔了个倒栽葱,得亏身边的官员眼疾手快猛地一把将他扶住

    少府监一众官员护着宇文俭狼狈离去,围观的各个衙门官员则笑嘻嘻的聚拢在兵部衙门门前,欣赏着房俊的这幅字。

    “啧啧,房二郎果然是文曲星下凡呀,瞧瞧这幅字,铁画银钩笔走龙蛇,通篇九个字,九乃数之极,上穷天道下究物理,端的是寓意深远气象万千,再瞧瞧这字意嗯,字意诸位,小弟所学尚浅,腹中未有恰当只言辞来形容这字意,不知可有人教我?”

    这位摇头晃脑瞎扯淡,编不下去了,便笑嘻嘻的求教。

    旁边一个礼部的官员便笑着接口道:“房二郎这幅字虽然字数略少,然则通篇结构严谨,平仄押韵,寥寥几字便予人恢弘磅礴之感,且言简意赅,读之朗朗上口,实乃惊世骇俗之佳作呜哈哈!”

    说到后来,他自己先忍不住哈哈大笑。

    旁边围观者亦是一起哄笑。

    似军器监、少府监那等管理工匠的衙门,真正的清贵人家出身的官员没人瞧得起,甚至根本不讲那些衙门视作同僚,此刻见到房俊肆意侮辱少府监,尽皆鼓掌叫好,引为趣事,酒后又增一谈资。

    少府监与狗不得入内这幅字随着在场各个衙门官员的口口相传,短短半天时间便传遍全城,朝堂市井一片哗然!甚至有好事者亲自到兵部衙门门前“拜偈”,一时间惊为天人!

    这房二郎当真有才,这等气死人的话语是怎么想出来的?

    人才啊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