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劫杀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劫杀

    “诸位贵人,敢问是来岘港经商还是投亲?”

    一声突兀的话语自身后响起,将武家众人都吓了一跳。

    武元庆回头,见到一个相貌猥琐的男子点头哈腰一脸笑容,只是穿在身上皱巴巴的汉人衣衫显得不伦不类。

    或许这才是“沐猴而冠”的本意?

    武元庆难得文青了一回……

    身边的武元爽已经不满喝叱道:“鬼鬼祟祟的,难不成想要头咱们的东西?”

    那男子吓了一跳,两只手摆的飞快,连声道:“不不不,诸位贵人别误会,在这岘港谁敢偷汉人的东西?嫌自己死得不够快还是怎地!小的乃是当地林邑人,平素便靠着在码头这边给新来的汉人带路为生……这岘港大街小巷甚至是周边的县城山坳,那就没有小的不知道的地方,诸位若是人生地不熟,不妨让小的为您带路,报酬很便宜的,只需要赏赐几个铜钱,小的便感激不尽……”

    他这嘴皮子相当利索,噼里啪啦口沫四溅,震得武家众人一脸迷惑……

    “你是林邑人?”

    善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汉话说得也太好了吧?

    而且一口关中口音,在这异域他乡听起来倍感亲切,警惕性不经意的降至最低……

    “是是是,小的土生土长的林邑人。”

    “这汉话说得好,太熟练了,好像咱们关中的口音?”

    武元爽也有些好奇,问道。

    那男子点头哈腰,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在岘港,若是不会说几句汉话,那可没办法谋生!现在整个林邑国的人都向着岘港蜂涌而来,只为了能给汉人干活,报酬是咱们平时种地的千百倍,稻米不值钱,都被你们汉人一船一船买走了……小的大概有些天赋,所以汉话说的好。”

    武元庆想了想,反正船上那些水手和商贾都因为善氏那句话而对他们一家人不待见,一下船便各奔东西,连个指路的都没有……

    “总督府,知道吧?”

    “这个必须知道!怎么,几位贵人要去总督府?”

    男子有些诧异,也有些震惊。

    大概总督府在岘港的威慑力足够强悍,令人闻之色变……

    武元庆挺了挺胸,傲然道:“现任总督刘仁轨以前乃是吾家家仆,此次吾等不远万里来到岘港,便是应他之邀举家迁徙,往后啊,吾家就在这岘港立足,整个岘港,某说如何就如何!”

    “嚯!”

    男子张大嘴巴,不敢置信道:“当真?哎呀呀,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诸位可是要前往总督府?小的给诸位贵人带路,不要报酬!”

    善氏欣喜道:“那感情好!”

    能省就省,一贯的刻薄吝啬。

    武元爽奇道:“你不是以此为生么,怎地不要报酬?”

    男子苦着脸道:“给总督大人服务,小的不敢要钱,否则回头会被打死的……”

    “呵呵!”

    武氏兄弟相视一笑,这刘仁轨在岘港居然还有这等威风,以后靠着他,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横着走了……

    “那行,牵头引路,到了地方,打赏少不了你!”

    武元庆爽快说道,这两兄弟皆是大手大脚惯了的,一掷千金的事儿做过不少,只要被侍候的舒服了,岂会在乎赏钱?

    丝毫不去在意以往家资殷富,今日背井离乡……

    “嘿呦,您可当真是贵人!这气度,没说的!祝郎君您公侯万代!”

    武元庆哈哈大笑,意气风发。

    区区岘港简直就是自己的后花园,想要弄钱岂非轻而易举?

    美好生活指日可待。

    那男子指了指路旁一长溜装饰简陋的马车,谄媚道:“您乃是大唐贵人,千金之体,受不得劳累。总督府在岘港城西,距离此地数里之遥,若是走着过去,或许您二位龙精虎猛不当事儿,但诸位女眷怕是坚持不住……要不咱找几辆马车,搭车过去?”

    武元爽一听这么远,忙道:“那行,你去找几辆马车过来,价钱无所谓。”

    反正待会儿就要见到刘仁轨,且不说要给他们一家安排落脚之处,这车钱那也是必须要替着支付的,何必给刘仁轨省钱呢?

    唯有善氏嘀咕两声:“走着去就好了,何必花这个冤枉钱……”

    不过到底出门在外,也不好一直跟两位大伯子顶撞,只好赌气囊腮的认了……

    那林邑男子小跑着去路旁叫来三四辆马车,车夫们一起将武家众人所携带的行李细软搬上马车,又服侍着贵人们上了车,这才甩着鞭子,晃晃悠悠驶离了繁华的码头,径自向城西驶去。

    马车上,武氏兄弟看着时不时在路边走过的拳法色黑的林邑人,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不知不觉间,路面越来越窄,两边的砖墙越来越高,街旁的人迹也渐渐稀疏,终至不见……

    武元爽性子比兄长活泛一些,此刻隐隐觉得不妥,眉毛跳了跳,扬声道:“车夫,这条路是不是走错了?”

    车夫不语。

    那林邑人向导坐在车辕上,回头笑道:“贵人莫急,穿过这条窄巷,便是总督府。”

    武元爽这才释然。

    然而须臾之后,一颗心又猛地提起。

    前方一堵砖墙突兀的出现在路中间,将本就狭窄的小巷挡得严严实实……

    居然是条死胡同。

    武元爽猛地从车上站起,大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随着他这一声呼喝,两边墙头忽然出现十数条黑影,身材健硕黑巾蒙面,齐齐自墙头一跃而下,挥舞着手里雪亮的横刀,一言不发的疾步杀来!

    武家人全都傻眼!

    这什么情况?

    说好的唐人在岘港就是天呢?

    不是连赏钱都不敢要么,这怎么连刀子都用上了?

    还是武元爽反应快,虽然腿肚子吓得转筋,依旧惨白着脸叫道:“诸位好汉,听吾一言!吾等乃是大唐贵族,岘港总督亦是识得的,害了吾等性命,你们亦是小命不保!吾等身边钱财丰厚,尔等自可取之,必不阻拦,时候亦不追究……”

    语声至此,戛然而止。

    当先一个黑巾壮汉箭步跃上车辕,手里横刀挥出,刀光雪亮,继而一股热血喷涌而出,武元爽斗大的头颅冲天飞起,然后“骨碌碌”滚落在地……

    这一下兔起鹘落变生肘腋,等到武家众人反应过来,武元爽已然身首异处,横尸当场。

    武元庆就坐在武元爽身边,看着兄弟人头落地,热血喷了一头一脸,却依旧呆若木鸡一般定定的坐着,眼珠子瞪得老大却漫无焦距,已经吓傻了……

    他吓傻了,这些杀手的行动却毫不迟缓,脚步轻盈出手狠辣,如同一群嗜血的饿狼一般冲到近前,高高举起手中横刀。

    哭喊声、求饶声、惨叫声……在狭窄的小巷中鬼哭狼嚎。

    那群黑衣人仿佛从天而降,又遁地而走,早已不见踪影,向导与车夫也消失无踪,只留下武家妇孺与未成年的孩童疯了一般哭嚎……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惨不忍睹,鲜血染满了巷子的地面。

    随着哭声吸引了诸多路人和附近居民前来查看,一家大唐贵族成年男丁尽数被屠杀干净,所有财物细软被席卷一空的超级大案,在岘港疯狂传播,宛如一场势不可当的台风,瞬间便掀起滔天的浪潮!

    不仅仅是岘港,在林邑国这片土地上,唐人便是如同满天神佛一般的存在!

    平素即便是林邑国的官员走在街上遇到唐人商贾,都得持之以礼,甚至遇到唐军将领,还得避往路边让路!一旦有牵涉唐人的争执或者斗殴,林邑国的官员首要便是关心有无唐人受伤,至于本国国民,死活勿论……

    唐人可以在这片土地上横着走,即便是林邑国王,面对唐军将领也得毕恭毕敬,完全找惹不得……

    然而就是这等背景之下,却有一个来自长安的贵族被劫杀,十余个成年男丁被残忍的杀害,财物劫掠一空。

    所有林邑人都惊骇欲绝,不敢揣测万一杀手一时间追捕不到,唐人将会发动怎样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