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屠杀!(下)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屠杀!(下)

    唐军重装步兵无法发挥快速的机动力,但是胜在甲胄护体刀枪不入,缓缓推进不可遏止,所有阻挡在面前的一切都被撕成碎片!他们脚步不停,直直的撞入叛军与勤王之师混杂的阵中,一排排雪亮的横刀挥舞劈斩,血肉横飞惨嚎连天,残肢断臂尸横遍野!

    勤王之师被杀得哇哇大叫“友军!咱们是友军啊!”

    然而面对他们的,依旧是雪亮的刀光冷酷的杀戮……

    友军?

    不是!

    但凡阻挡在唐军面前的,都是敌人!

    面对敌人,就要劈出雪亮的横刀,斩断敌人的咽喉,碾碎敌人的血肉,让他们在恐惧绝望之中哀嚎哭泣!

    滚烫的鲜血泼洒在地上,残肢断臂遍地皆是,此刻的唐军就像一头头择人而噬的猛兽,冲着他们的猎物张开锋利的獠牙,狂暴残虐,整列齐整的一步一步向前,将所有林邑人都驱赶进黑暗的地狱!

    诸葛地骑着马从后方赶来,却被迎面逃窜的部属差点撞下马背,顿时又惊又怒,大声喝叱道“两军阵前,焉敢惜命逃窜?现在咱们的盟友唐军已经从东门攻进来,正是两军夹击叛军之良机,岂能避敌畏战?再敢后退一步,定斩不饶!”

    他气坏了,唐军配合切断叛军之退路,正该两面夹击一举歼灭叛军,此刻自乱阵脚,岂不是要给予叛军可乘之机?

    看着这群哭爹喊娘狼狈逃窜的勤王之师,诸葛地暗骂一句,当真是乌合之众啊……

    他不仅是骂,甚至抽出宝刀劈翻了自身边逃窜的一个兵卒,连声呼喝命令军队赶紧往前冲。

    一个将领浑身浴血的撤退回来,见到诸葛地斩杀逃兵,顿时叫道“盟友?盟友个屁呀!唐军已经疯了,根本不管是不是叛军,见人就杀!”

    诸葛地以及身边一些将领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那将领显然是从唐军横刀之下刚刚逃生,犹有余悸,疾声道“唐军身披重铠刀枪不入,已经炸毁了城墙冲进城内,他们根本不管是叛军还是咱们勤王之师,见人就杀见人就砍,咱们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诸葛地大惊失色,回头看着负责跟他联络的唐军校尉,怒气冲冲喝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人打算背信弃义不成?”

    诸位将领也虎视眈眈的盯着唐军校尉,若是不给说出个理由来,接下来便一拥而上,将这个校尉乱刀砍死。

    唐军校尉却不紧不慢,一脸淡定说道“叛军与你们在装束上并无太大的区别,这黑灯瞎火的,你们前阵又与叛军纠缠在一起,谁能分得出敌我?两军对阵,只有杀错绝不放过,否则若是被叛军冲入己阵必然遭受巨大伤亡。不过是误伤而已,何必在意?”

    误伤……

    好吧,这个理由很扯蛋,但是放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倒也的确解释的明白。

    诸葛地没法,只得下令道“速速通知军队,赶紧都撤回来,勿要跟唐军正面对上,以免误伤。”

    “喏!”

    当即便有将领策马前去传令。

    没过一会儿,得到“误伤”解释的勤王之师渐渐冷静下来,既然是“误伤”,那咱们离得远一些就行了呗?大军乱哄哄的开始后撤,打算将东门区域整个空出来留给唐军。

    可是他们后撤,叛军也跟着过来了……

    叛军也不傻,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唐军只有被劈砍的份儿,而冲进勤王之师的阵中却尚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傻子都会选!

    结果便是勤王之师后撤,叛军趁机冲进阵中胡乱砍杀企图杀出一条活路,而唐军则保持着整齐的阵列不疾不徐的缓慢却坚定的推进,追着叛军的尾巴直直杀进勤王之师的阵中。

    勤王之师已经主动后撤了,可是“误伤”仍在继续……

    诸葛地眼珠子都红了,唐军这是要干啥?

    你再这么“误伤”下去,我手底下这么点兵可就要都死光了,难不成等到我登基为王,就这么当一个光杆儿国王?

    唐军校尉看看诸葛地脸色,忙说道“待吾前往阵中提醒一下,只诛杀叛军,绝不能在误伤友军。”

    诸葛地赶紧道“正该如此,快去快去!”

    唐军校尉嘴角一扯,忍住笑意,当即打马向前,没一会儿便进入唐军阵中。

    一盏茶时间过去了,“误伤”仍在继续……

    诸葛地带着将领亲信不断后退,眼瞅着都快要推到西门了,可唐军依旧迈着坚实的步伐步步紧逼,潮水一般汹涌而来,见人就杀见人就砍,肯本没有一丝半点停手的意思。

    “万恶的唐人,老子与你不共戴天!”

    诸葛地双眼赤红,站在西门城楼下破口大骂。

    他就是再蠢,焉能看不出唐军根本就不是误伤,而是要将他与叛军一举歼灭?

    瞧瞧此刻的僧伽补罗城吧,寺庙坍塌佛塔倾颓,绝大多数房舍被焚烧一空,这其中固然有多半是叛军所为,可是此刻唐军散开阵列缓缓推进,但凡见到活人,不论男女老幼尽皆斩杀!

    勤王之师也好,叛军也罢,城内的商贾平民僧侣……尽皆倒伏在一汪汪血泊之中!

    这是在屠城啊!

    诸葛地尚在因为被唐人欺骗而怒火万丈,可他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心惊胆寒……

    “那啥……要不,咱们撤出城区吧?”

    “是呀是呀,唐人大抵是想要占领王城,反正咱们也打不过,干脆撤出去好了……”

    “没错!咱们撤出去,将王城给他们,总不会撵着咱们追杀吧?”

    “若是他们还不罢手,大不了咱们就赶紧各自散伙,各回各家……这天南海北的,他想追也追不上呀!”

    面对魔神一般野蛮屠杀的唐军,这些乌合之众胆子都吓破了,哪里还能生的气一丝半点跟唐军对抗的勇气?大家三言两语统一了想法,也不管诸葛地这个名义上的范氏王族血脉是否答应,各自调转马头收拢一些兵卒,闹哄哄的打开西门,一窝蜂的往外跑。

    城里已经成为人间地狱,多待一刻都不行……

    诸葛地尚未缓过神来,便见到身边兵将一哄而散,气得破口大骂。可是逃命要紧,哪里还有人听他的?

    诸葛地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垂下头,满腔雄心壮志尽皆消散,一转马头,也想要跟着那些人一起逃走,可是等到他刚刚策马出了城门洞,便见到城外不知何时已经有一队唐军一字排开,前排长矛盾牌,后排强弓硬弩……

    “嘣!”

    上千柄强弓同时释放弓弦,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漫天羽箭如同飞蝗一般铺天盖地射来,逃出城门的勤王之师顿时割麦子一般射死一片,吓得诸葛地急忙再次调转马头缩回城门洞。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十几支羽箭就落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若是迟上分毫,此刻就得跟外头那些倒霉的兵卒一个下场,变身刺猬……

    城内唐军重装步兵见人就杀,城外弓弩手紧扼城门,真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本是雄心勃勃杀入城中企图登上王位,却不想顷刻之间陷入重围性命不保……

    巨大的心理落差使得诸葛地差一点发疯!

    该死的唐人,这般玩人当真有意思?你们反正也不打算吞并林邑国的土地,那为何不让我登上王位呢?就算是当一个傀儡也好啊,只要你们有什么要求,我统统答应还不成?

    诸葛地身陷绝地不知如何是好,寻思着是壮烈一回自己抹了脖子,还是就窝在这里看看唐军是否能够放他一条生路……

    耳边陡然响起一阵大喝“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诸葛地如闻仙乐,差点欢喜得蹦起来!

    什么亡图霸业,什么一国之尊,都没有小命重要哇……

    他战战兢兢的从城门都探出头看着城内的焦土残垣如山尸骸,心头不禁一阵悲怆。

    投降不杀?

    呵呵,太惨了,城内此刻怕是除去唐军之外,活着的不足百人……

    这哪里是投降不杀?

    这分明是要留下几个活人收殓尸体……

    诸葛地怔怔的缩在城门洞里,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林邑国,彻底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