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仙药供应商 > 第八三九章 罪该万死

第八三九章 罪该万死

    “呵呵,你们都活的好好的,我自然也得活着了,这是什么地方啊,恶人谷吗?”

    “我们和你不一样。”钟流川道。

    “哪里不一样啊,是一个人和杀一百个人都是杀人犯,都该死,我该死,你们也该死。”毒师道。

    “你这算是什么理论啊?”胡媚在一旁道。

    “小媚,这次我是真没想到啊,居然是你和他们联起手来想我动手,那一次,要不是我,你就完了。”毒师道。

    “那一次,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中埋伏啊,你当我不知道吗,你不过是将我当诱饵,任务完成之后顺手将我救出来,还想冒充什么救命恩人吗?”

    他们这边正说这话呢,门开了,贾自在和王耀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耀在打量着“毒师”,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身怀怪病,体内湿气极重,而且染了毒,这条命只剩下不到一半了,也是个活不了多久的人。

    好奇怪的年轻人!

    这位“毒师”也在打量着王耀,不过对方给他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他们绝对不是一类人,而是那种相反的人,就像火和水,光明和黑暗,这是王耀给他的特殊感觉。

    目光那么平静,看着就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这是又是谁啊?”毒师先开口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事。”王耀道。

    “什么事?”

    “你曾配过一种奇毒,中毒之后五脏如焚,身体溃烂,生不如死,是吧?”

    “啊,我记起来,哪是火烧寮啊!”一提到这种毒,这位“毒师”的眼中就开始冒光了。“那是我三年前配制的毒药,而且试验过几次,哎对了,其中一次就是和小媚你一起的吧?那一次我记得我一共杀了十六个人。”

    “是,和我一起,其中有好几个无辜的人。”胡媚道。

    “什么叫无辜,人在这个世上,没有无辜!”毒师道,“走路都有可能被掉下来的东西砸死,喝水都有呛死的可能,中我的毒也算是他们该当受死!”

    “你这逻辑很奇特啊!”王耀听后冷冷道。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家人或者是朋友中了那中毒,结果死掉了,然后你花大价钱请他们把我抓来报酬,是不是?”毒师立即就猜到了这方面的原因。

    “差不多,的确是我的亲人受到了伤害,但是她没有死去,而是受了两年的痛苦,生不如死的巨大痛苦。”王耀道。

    “还活着,这不可能?!”毒师听后惊讶道,“那种毒极其的猛烈,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配制出合适的解药,中毒之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怎么不可能,我中了你的毒不是照样没事吗?”贾自在叼着根烟道。

    “你们找到了千药谷的人还是苗疆药王?”

    “什么千药谷,什么苗疆药王?”

    王耀听后却是没有说话,因为这个地方还有这个人,他都听说过,没想到这位“毒师”也听说过,看上去还有些熟悉。

    “那还是谁?!”

    “你猜呢?”贾自在笑着道。

    “好了,既然你都承认这是你做的了,那自然是要接受惩罚的。”王耀冷冷道。

    “惩罚,好啊,什么惩罚啊!?”这位“毒师”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浑然没觉得自己落在这些人的手上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先生小心点,他就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一旁的贾自在道。

    “先生,这么称呼他,真是难得,看你这么尊敬的样子,似乎这个年轻人的本事不一般了?”

    “本事大小和你无关,考虑一下你自己吧。”王耀说话的时候再考虑如何惩罚这个作恶多端而不知悔改之人。

    “他杀了多少人啊?”

    “这个没法算了,光我知道的就得上百人。”贾自在道。

    “这么多?!”听到这个人数之后王耀十分的吃惊。

    “他曾经为了试毒直接毁掉了一个村子,那个村子之中的男女老幼,甚至是牲畜,全部中毒死亡。”贾自在道,“光那一个村子就不下百口人。”

    王耀听后直接愣在那里。

    “那该千刀万剐!”

    “哈哈,是我是恶人,该当凌迟处死,你们都是善人,大善人,你们扪心自问,哪个人的手上不是沾满了鲜血?”

    “我们和你不一样,你就是个疯子!”

    “哈哈哈!”

    噗,“毒师”突然张口口吐鲜血,四处喷射。

    “小心!”

    王耀虚空一按,那些喷射出来的鲜血全部被无形的屏障挡住,没有一滴落在众人的身上。

    “先生想小心,他的血液有毒。”贾自在道。

    滴答,一滴鲜血落在了地上,然后立即变黑,这血液散发着一股独特的腥臭味道。

    “他就是个毒人,浑身都是毒。”

    “怎么会这样?!”毒师直接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从自己的口中喷出去的血液悬挂在了无形的半空之中,然后慢慢的低落在地上。“这是什么本事?”

    噗噗噗,王耀虚空拳掌交加,全部落在对方的身上,然后虚空变出了数根银针,在他的身上扎了几十个地方。

    “好了,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吧。”忙完这一切之后王耀道。

    “这就行了?”贾自在一愣。

    “行了,接下来三天,他将生不如死。”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王耀冷冷道。

    然后自然是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死去。

    而后大家各自离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之中就剩下了“毒师”一个人,没有任何的约束手段,没有捆绑,也没有加锁。

    “这就完了?”毒师稍稍一愣,然后想要活动一下,结果发现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力气,站都站不起来,仿佛身上的骨头都被抽掉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他便感觉到了疼痛,来自四肢百骸,身体各处的疼痛,真的就仿佛是千刀万剐一般,这种疼是由内而外的疼,一阵接一阵,绵绵不绝,犹如潮水一般。

    啊!

    他痛苦着想要叫出声来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恐。

    就这样,他痛苦着,恐惧着,挣扎着,只是精神上的挣扎,因为他身体上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的,甚至无法喊出声来,这样的时间是过得十分的漫长的。

    “跟我说说他的。”

    从这个院子里出来之后,王耀就将钟流川叫到了自己的医馆之中,询问起“毒师”的事情来,钟流川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这么说他是一个十足的恶人了?”

    “十恶不赦的那种,不过他说的也对,我们的手也不干净,同样沾满了鲜血。”钟流川道。

    “最起码你们已经是痛改前非了,他还是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王耀道。

    “而且他所做的事情,毒砂老弱妇孺,这简直就是没有任何的底线了。”

    “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什么底线啊!”钟流川道。

    “你也杀过孩子?”

    “那倒是没有,女人我倒是杀过,不过对方也是杀手。”钟流川摇摇头。

    “这件事情就这样吧。”王耀道。

    “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

    山村之中,贾自在和胡媚的新家之中。

    “啊,好累啊!”贾自在活动着身体,他的腹部缠满了绷带。

    “还好这次事先准备的充分,游先生的药剂,负责可就麻烦了。”

    胡媚没有说话,只是出神。

    “想什么呢?”

    “毒师。”

    “想他?”

    “想他害过的那些人,实际上我不止一次的和他执行任务,也算是不止一次的助纣为虐。”胡媚轻声道,听着语气有些忧伤和失落。

    “行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贾自在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晚上想吃什么饭,我来下厨,尝尝的手艺。”

    “吃碗面吧?”

    “好嘞,没问题,肉丝面还是海鲜面,要不我现在去买点海鲜?”

    “不用了,就普通的肉丝面就行。”胡媚笑着道,她也知道这是贾自在在逗自己开心。

    “对了,笑一笑,这事情就算过去了。”贾自在道,“我们也算给了先生一个交代。”

    数千里之外的鸣沙县,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在“毒师”的家中,就坐在沙发上,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了。

    “跑了?”

    他拿出手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居然打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人却是一个警察。

    “什么,被绑架了?”

    “对,你是他什么人啊?”

    “朋友,麻烦问一下他是怎么被绑架的吗?”

    电话那头的警察大体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就挂了电话。

    “是谁?”中年男子低头沉思着。

    “仇人,那直接杀掉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绑架?”他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出来会是谁做的,关键是“毒师”的仇家太多了。

    天,渐渐的黑了。

    山村的那栋房屋之中。

    嗯,唔,“毒师”痛苦的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