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驱魔信条 > 正文 第822章 以血为墨,以气为纸

正文 第822章 以血为墨,以气为纸

    在光明之力的作用下,乌尔班之镰变成了一杆散发着圣洁气息的长枪,沈郢此时已经不管手中握着的是长枪还是镰刀了,直接闪身来到柳四娘身前,手中的长枪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一枪就贯穿了她的整个脑袋。

    柳四娘甚至都没来得及张开嘴巴就被一枪贯穿,从头顶到下颚直接出现了一个碗大的洞。

    轰的一生,柳四娘瘫倒在地,头上的伤口处光明之力灼烧的一片焦黑,练一丝鲜血都没有流出来。

    沈郢一枪杀了柳四娘后,体内的光暗之力非但没有平息,反而变得越发的暴躁起来,甚至已经溢出体外。

    “吼~!”

    沈郢发出一声低吼,身上也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能量,这股能量在他的身上凝聚成了一个有着两只长长弯角的恶魔形态,但奇怪的是这个恶魔身后居然长出了两对天使一般的翅膀,手中拿着一柄和沈郢手中一样的长枪。

    “吼!!”

    沈郢如同疯子一般朝着尹阙怒吼一声,接着一枪朝着尹阙刺去,他身上的那个恶魔也同样一枪刺出。

    “我去~!!”

    沈郢直接朝着侧面一滚,狼狈的样子着实让人好笑,但这一击算是躲过去了。

    “沈郢!快醒醒!!”

    尹阙大声喊道,手里则拿着两张符箓。

    沈郢此时正低着脑袋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却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

    突然出现在了尹阙身后,举起镰刀想要一刀斩下尹阙的脑袋。

    尹阙再次向前方扑倒,这才堪堪躲过了这一击,但是后背得衣服还是被镰刀上携带的力量给划破。

    在扑倒的同时,手中两张符箓这朝着沈郢甩了过去。

    两张符箓直接贴在了沈郢的左右两肩处,尹阙想了想又拿出一道符箓甩手贴在沈郢的脖子上。

    符箓贴在沈郢身上后,也不见有任何的效果,沈郢可不管有没有效果,直接一把扯下符箓扔在地上。

    符箓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然后突兀的消失了。

    接着三道红色的铁链从符箓消失的地方突然出现,如同灵蛇一般,在沈郢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直接缠绕在了他的双臂和脖颈上,位置同之前符箓的位置一模一样。

    被铁链缠绕的沈郢剧烈的挣扎着,但铁链不但不松反而越缠越紧,最后把他牢牢得禁锢住。

    沈郢此时跪在地上,双臂和脖子上缠着厚厚的铁链,铁链另一端没入地面,而且绷得很紧。

    沈郢此时双臂张开被铁链紧紧的扯住,脖子也同样如此被禁锢的死死的,除了能够呼吸之外甚至都不能动一下。

    尹阙站起身来到沈郢身边,此时沈郢身上那个光暗之力形成的恶魔依旧存在,只不过因为本体收到禁锢,这个恶魔也同样不能动。

    接下来尹阙就犯难了,他知道要帮沈郢梳理体内爆发的光暗之力,但却不知从何处下手。

    “头顶!从头顶梳理!”

    另一边,正在对付黄大郎和白小梅两人的玄凤余光扫到在沈郢身边来回转圈的尹阙,立即就知道尹阙这时无从下手,不知该如何梳理光暗之力,于是立即提醒他,自己现在是分身乏术了,只能提醒尹阙。

    尹阙听到玄凤的话后来到沈郢近前一只手直接抚上了他的头顶,接着真气在体内激荡而起朝着沈郢的头顶汇聚。

    玄凤此时可谓是满腔怒火,两个好友相继殒命,罪魁祸首倒是死了,当时帮凶还在。

    现出真身的白小梅站在黄大郎身边,两人对玄凤的围攻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有焚心剑配合着玄凤他也不会太过落于下风,只是身上也填了不少伤痕。

    黄大郎舔了一下指甲上的血迹,这种修炼之人的血液中暗含了不少灵力,品尝起来可是非常美味的。

    “你们三个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你马上就要去找两外两个了,放心,他们会在黄泉路上等你的!”

    黄大郎脚下一跺,整个人冲向了玄凤,带着血迹的利爪当胸就是一爪。

    一张符箓带着电弧突然出现在黄大郎的面前,接着符箓上雷光大作,周围三米内的地面瞬间被雷霆占据,黄大郎自然也在这雷霆的范围当中。

    滋滋~~

    雷电不停的在黄大郎的身上游走,黄大郎如同被定身了一样全身麻痹动弹不得,雷电直接麻痹了他全身的每一处关节。

    与此同时白小梅则直接越过符箓的范围扑向玄凤,再一次朝着他的头咬去,虽然白小梅的腹部被乌尔班之镰伤到,但伤口却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大,更多的只是深度比较大而已。

    看着近在咫尺的白小梅,玄凤一挥手,火光顿时轰在了白小梅的身上,直接把她轰飞出去,而这是被符箓困住的黄大郎却直接挣脱了束缚一拳轰在玄凤的胸口。

    “咳~咳~~!”

    玄凤被打的倒飞而出,还好在空中调整好了姿势平稳落地,但也被打的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胸膛如同被火烧了一般疼痛。

    但同时,黄大郎还来不及得意,焚心剑不知从何处飞出,一剑刺向他的后背。

    似乎是感受到了背后那炙热的气息,黄大郎突然转过身来,但焚心剑已经近在咫尺他根本就躲不掉。

    于是黄大郎运足了力气双臂同时朝着焚心剑轰去。

    轰~~!

    焚心剑和黄大郎的拳头撞在了一起,两者的中间行程了一个猛烈的劲气,但不论是焚心剑还是黄大郎都没有被劲气所影响,两者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让步,许是知道谁要是让步的话便会直接落得重伤的下场。

    两者僵持不下,黄大郎此时很不好受,毕竟他是血肉之躯而焚心剑不是,这么一直僵持着对他来说是很不利的,他的力气早晚有用尽的时候,而焚心剑则不会,只要玄凤不死焚心剑就会源源不断的涌现力量。

    玄凤此时也没有闲着看戏,反而咬破了中指一指点在身前的空气上。

    只见一圈圈的波纹从他面前的空气中出现,接着他直接凌空绘制起了符箓来。

    以血为墨,以气为纸,几息之间一个复杂的血色符箓便在玄凤的面前行程,接着一股足以撼山分海的气势从符箓中爆发而出。

    强烈的威压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变的极为粘稠,整个小山谷都如同浸泡在胶水里一般,庞大而强烈的威压无差别的朝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压去,首当其冲的便是正在与焚心剑分庭抗礼的黄大郎和一旁刚刚才站起来的白小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