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祝寿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祝寿

    极北飘雪城老祖过寿辰,这在北燕江湖上算是一件大事,按却又不算是一件大事。

    说他算大事,是因为极北飘雪城的身份,不说在极北荒原之地,哪怕就算是在整个北燕,极北飘雪城都算是一等一的大势力。

    而说他不算大事,则是因为极北飘雪城那位老祖过大寿过的有些太过频繁了一些。

    武道宗师三百年寿元,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四百年寿元,虽然这只是理论上的,不过大部分活个二三百岁还是不成问题的。

    有着这么绵长悠久的寿元,经常过寿辰像什么话?

    所以只有百岁,二百岁,或者一百八十八岁之类的日子才会广邀好友庆祝一下。

    结果极北飘雪城这位老祖倒是好,从他开始闭关隐修后不久,便开始每十年就过一次寿辰,倒是把极北之地的一些势力给折腾的够呛。

    举办一次寿辰,他们怎么也要送一些东西才行,拿的轻了,不光他们拿不出手,更怕会被极北飘雪城所记恨。

    所以最开始一段时间,他们可是想方设法的为极北飘雪城老祖找礼物,但到了后来他们发现送不起了,也只得将礼物的价值消减,并且极北飘雪城那边也并没有说什么,众人这才放心了,开始老老实实的参加寿辰。

    而且他们也发现了,极北飘雪城老祖的寿辰好像也并不是为了敛财,只是喊一堆人来热闹一下,彰显一下极北飘雪城的地位而已。

    所以对于极北飘雪城这种蛋疼的举动,其他那些宗门虽然不解,但却也没人敢说什么,毕竟极北飘雪城的实力地位在这里摆着,你开心就好。

    等楚休三人来到极北飘雪城外时,原本显得冷清的极北飘雪城此时已经是热闹无比,来来往往有着不少的武者。

    梅轻怜和庞虎可能有些人不认识,但整个北燕想要找出不认识楚休的却是没几个。

    看到楚休三人来此,在场的众人,无论是极北飘雪城还是其他前来参加寿辰的武者,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怪异的神色。

    极北飘雪城跟楚休有仇怨,这点很多人都知道,结果现在楚休却还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这里,怎么看都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脚。

    并且楚休的凶名在北燕也是很大的,经常喜欢选择在人家大喜的日子杀人,好像非要让人体会一下大喜大悲的情绪一般,简直狠辣至极。

    眼下他也是挑了这么一个日子前来极北飘雪城,难不成他也是对极北飘雪城有什么看法?

    不过众人虽然都对楚休没什么好感,但楚休的地位摆在这里,镇武堂的地位也摆在这里,倒是有着不少小势力的家主掌门客客气气的跟楚休打着招呼问好。

    这时极北飘雪城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楚休亲自前来,还是在这种日子,他们当然不能把楚休往外赶,所以只得前来迎接,并且派出的还是份量不低的人。

    “楚大人怎么有空来我极北飘雪城了?有失远迎,还望莫要见怪。”

    一名四十多岁,身材瘦长的中年人走出来,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对楚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对于极北飘雪城的资料楚休也算是了解过的,此人也是极北飘雪城白家的嫡系白寒风,也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实力。

    白家老一辈的武道宗师都死的差不多了,他们都是跟极北飘雪城老祖一个辈份的人,甚至还是他的晚辈,结果却都没熬过这位老祖,自己先死了。

    而白家这一代显然没有上一代天赋高,有资格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没几个,白寒天最早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便成了城主,而白寒风在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后却并没有出现在江湖当中,而是一直都在极北飘雪城老祖身边伺候。

    楚休笑了笑道:“听闻你们极北飘雪城白家老祖大寿,这么一个大喜的日子,就算你们极北飘雪城没邀请我,我怎么也要来一趟的。”

    白寒风的嘴抽了抽,咳嗽了一声道:“楚大人误会了,谁都知道楚大人你建立镇武堂,日理万机,这么点事情还要麻烦你跑一趟,我白家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便没有邀请您。”

    楚休摆了摆手,笑呵呵道:“没关系,你没邀请,我不也是来了嘛,对了,把贺礼拿上来。”

    梅轻怜看着楚休,一副你在逗我的模样,他们哪准备什么贺礼了?

    楚休一拍脑袋道:“忘了,贺礼在我这里呢。”

    说着,楚休拿出了一**丹药,扔给了白寒风道:“镇武堂秘制丹药青龙乙木回天化生丹,白家老祖这么大的年龄了,难免出现什么磕磕碰碰的,我这丹药送的有诚意吧?”

    白寒风的面色顿时一黑,送礼有送丹药的,但人家都是送修炼用的丹药,你送一个疗伤药是几个意思?

    而且这丹药哪里是什么青龙乙木回天化生丹,分明就是他吗的三转丹药回血丹,**身上面三个大字写着呢,当我瞎吗?

    白寒风气的直哆嗦,不过在这种日子,他也不能跟楚休翻脸,所以他只得黑着脸道:“楚大人,请进!”

    楚休笑了两声,倒也没有继续挑衅,而是带着人进入城内。

    极北飘雪城外部好像是用冰砖铺就的一般,但内部却是极其的奢华,所有建筑都是雕梁画柱,鎏金装饰,简直堪比皇宫了。

    极北飘雪城在北地繁衍数千年,自然有他的底蕴在,没有北燕时,极北飘雪城可就屹立在这极北荒原了,这么多代人的发展,比皇宫华丽倒也很正常。

    楚休等人正在闲逛着,白寒风那边已经黑着脸去找白寒天了。

    “城主,那楚休来者不善,分明就是来挑衅的!”

    白寒天淡淡道:“他是来挑衅的没错,不过你放心,他是不会在这里动手的,他若真是想要对我极北飘雪城动手,那也不会就带这么几个人来了。

    我极北飘雪城可不是巨灵帮,他楚休胆子就算是再大,也没大到这种程度,你先去招呼一下客人,我去会会他,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说着,白寒天走出去,直奔楚休而来。

    沿途那些武者看到白寒天这幅气势汹汹的模样,下意识的都让开道路,做出一副看热闹的姿态来。

    走到楚休身前,白寒天向着四周看了一眼,沉声道:“楚大人,借一步说话,大庭广众之下,你应该也不想被人当猴子看吧?”

    楚休点点头道:“白城主你带路。”

    白寒天没说话,把楚休带到一间会客厅内,关上门,冷声道:“楚休,你来我极北飘雪城到底想要干什么?

    别拿我极北飘雪城当巨灵帮,这里可不是你能够随意撒野的地方!

    你在北燕所做的那些事情我极北飘雪城不管,但前提是你别招惹到我极北飘雪城!”

    楚休淡淡道:“白城主不要那么激动,怎么说你我也算是并肩作战过的人,不是吗?”

    白寒天冷哼了一声,他知道楚休这是再说昔日跟聚义庄一战时,他在背信弃义,算计楚休跟聂仁龙互相残杀的事情。

    不过白寒天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如果不是楚休命大运气好,那一战应该是聂仁龙和楚休直接同归于尽的。

    坐在白寒天对面,楚休沉声道:“我也不跟白城主你卖关子了,我来不是找你极北飘雪城麻烦的,我是带着陛下的命令来跟白城主你商量一件事情。”

    听到这其中还涉及到北燕朝廷,白寒天不由得一皱眉道:“什么事情?”

    “很简单,陛下准备要在北燕之地驻军,到时候还请白城主你配合一下。”楚休慢悠悠道。

    白寒天闻言顿时站了起来,怒喝道:“不可能!朝廷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打压我极北飘雪城吗?”

    整个极北荒原,大光明寺和邪极宗都在极北之地的最深处,方圆数百里都荒无人烟的苦寒之地。

    唯独极北飘雪城的底盘算是临近北燕的辽东郡这些地方。

    若是让北燕极北荒原驻军,那分明是给极北飘雪城套上了一层枷锁,那滋味可不好受。

    看到白寒天这幅模样,楚休没有丝毫奇怪,这种敏感的事情,白寒天能答应才叫怪了。

    楚休只是淡淡道:“白城主,你想多了,说句不好听的,你极北飘雪城的实力不弱,但还没到让北燕朝廷特意打压的地步。

    朝廷想要打压的,是你们极北飘雪城后面的那一位。”

    “大光明寺?”白寒天一皱眉。

    “正是大光明寺,只不过大光明寺身在极北苦寒之地,北燕朝廷也不可能绕过你极北飘雪城,跑那种地方去驻军,所以就只能在你极北飘雪城附近找地方了。

    这件事情我劝你还是答应,因为陛下只是让我来跟你商谈这些,你若是不答应,不说是我镇武堂,整个北燕朝廷的压力,你承受得起吗?”

    白寒天阴沉着目光,看着楚休道:“你威胁我!?”

    楚休淡淡道:“不是威胁,这只是事实,我跟大光明寺有过协议,暂时不会出手,但镇武堂毕竟是属于朝廷的,陛下若是非要让我出手,我也不可能拒绝,所以白城主,我这不是威胁,我只是希望,你莫要逼我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