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一试成婚,总裁太腹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梁静,我们结婚吧

第一百二十四章 梁静,我们结婚吧

    “可是太太,万一这件事被老爷知道了,您看他会不会”阿松突然之间有了担忧,虽然嘴上是为陈菊英考虑,可实际上却是害怕龙鹏涛秋后算账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陈菊英不紧不慢的抬了抬眼,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阿松。

    “你放心好了,当年何秀敏那件事到现在老爷子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不过区区一个戏子,老爷子就是有心认了那个孩子,也得想想用什么合理的理由,一时半刻之间是不会察觉到什么的,”陈菊英先前也是有这样的顾虑,可仔细分析过,若是不动手的话,自己将来的问题更大,“不过就是他之后发现了什么,孩子都已经没了,又能怎么样呢?”

    夫妻这么些年,陈菊英对龙鹏涛这个人还是非常了解的。

    那个男人是没有心的,对任何一个女人,只有当下的兴趣,过了也就过了,绝对不会真的上心。

    如今能吸引他注意的无非也就是孙玲肚里的孩子,可孩子他也不是没有,再生一个出来也不过是多一个棋子,没有也不妨碍些什么。

    可对于陈菊英和龙天赐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竞争,纵然孙玲这女人没什么份量,可母凭子贵的例子古今中外比比皆是,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陈菊英觉得先下手为强是非常必要的。

    越是这样想,她越觉得自己做的对。

    车子后方的真皮座椅上放着一本,那是孙玲在获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时候的报道。

    陈菊英鄙夷的目光扫了过去,然后缓缓的拿起那本,冷笑着盯着封面上的孙玲。

    好一张漂亮的脸,好一个傲人的身材!

    今天她就要这个女人尝尝从云端掉到地底下的滋味!

    “阿松,开车。”陈菊英突然之间开口说道。

    “太太,咱们不等了?”阿松问道。

    “一会儿这里会有警察来处理,咱们待在附近不好,别给人落了口舌。”陈菊英心思很细腻,也不枉费她能坐稳“龙夫人”这个位置几十年。

    “还是太太想得周到。”阿松连忙拍马屁道。

    城郊的别墅里,龙天阳和龙鹏涛父子二人仍旧僵持着,谁都不肯先退让一步。

    突然间,龙天阳感觉到了来自手机的震动,仅仅是三下就停止了。

    他勾了勾唇,知道丁伟那边已经把事情给办妥了,于是心里的担子也完全的卸下了。

    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得了他了。

    “父亲”僵持了许久的龙天阳出乎意料的率先开口。

    “怎么,想通了?”龙鹏涛眼底里放出了自信的光,从来没有人敢忤逆的了自己,就是儿子也不例外,“现在离婚手续办也是很方便的,更何况你们没有公开,就是将来要联姻,对方也不会介意的。”

    “父亲倒是为我想得周到,不过我恐怕要辜负父亲的一番好意了。”龙天阳说道。

    “你什么意思?”龙鹏涛刚舒展开来的表情瞬间又凝结了起来。

    “一会儿您就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龙天阳高深莫测的笑了。

    就在话音刚落没多久,别墅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

    没错,就是踹。

    高档的木质大门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声响,饶是龙鹏涛这般处变不惊的人也着实吓了一跳。

    几名面容冷峻严肃的人直接冲了进来,手中还举着枪。

    龙鹏涛“嚯”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你们什么人!”

    陆渊双手背在身后,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了别墅。

    “二位龙先生好,我是市警务大队重案搜查一课的队长陆渊,这几位是我的同事。”他不紧不慢的自报身份,气势完全不输于处于愤怒边缘的龙鹏涛。

    一听是警察,龙鹏涛脸色微变。

    龙家表面上已经从黑道走上了正途,可这不代表暗地里的生意就跟黑道彻底无关了。

    “原来是陆警官,”龙鹏涛笑了笑说道,“找我有事吗?”

    就在看到丁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然后快速走到龙天阳身边和他耳语了几句之后,龙鹏涛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

    陆渊也不愿意和他浪费时间,这样的人越是口舌越会被他绕进去。

    “老实点,不许动!”

    别墅门外,有嘈杂的声音传来。

    龙鹏涛放远了目光,就在看清了所发生的事情之后瞳孔不由的缩了缩。

    几名警察毫不客气的将洛森给铐了起来,而双手反剪在身后挣扎的模样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陆警官这是什么意思?”他声音低沉,像是隐忍着极大的愤怒。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洛森怎么说都是他最得力的手下,陆渊这样不分缘由的直接把人给铐起来,分明就是在打他龙鹏涛的脸。

    “意思就是龙先生所看到的这样,”陆渊一本正经的说道,“受害人指名道姓的说是龙先生的手下干的,为了公事公办,我们也只能请他回去走一趟了。”

    “受害人,什么受害人?”龙鹏涛怒视着陆渊,眼角同时扫了龙天阳一眼,就在发觉他用得意的目光回应自己的时候,胸口的一团怒火燃烧的更旺了。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这么摆一道,而如今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居然还是他儿子。

    “我们绝对相信这件事情是和龙先生无关的,毕竟龙先生每年都无偿做这么多公益事业,像心肠这么好的人又怎么会跟一个普通人斤斤计较呢?”

    站在一旁的丁伟听到陆渊的这番话,顿时有些惊讶。

    在的时候陆渊虽然聪明,可一张嘴却是笨的不行,没想到出了社会经历多了,也变得牙尖嘴利起来。

    “老爷!”洛森也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哪怕是沦为嫌疑人被警察铐着,脸上还是保持着最初的淡定。

    龙鹏涛看了他一眼,转而目光又看向陆渊:“陆警官,洛森是我的手下,不管暗地里做了些什么,我总也有知道的权力吧。”

    “很抱歉,龙先生,如果您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在探监的时候一并问吧,现在我们要把犯人带走,请您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了。”说完陆渊抬起手做了一个“带走”的手势,不等龙鹏涛做出反应,直接就把洛森给押走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一会儿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等到一众警察都离开之后,龙鹏涛冲着龙天阳说道。

    “你要动梁静,动苏野,我就把这些统统都还给你,虽然我现在没办法拉你下台,但洛森我还是有能力除掉他的。”一句这么直白的话已经把龙天阳的立场都表明了。

    这是要正面和自己父亲开战的意思。

    “你以为除掉了洛森,我就动不了你了?”龙鹏涛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力道大的能听到指关节“喀拉喀拉”的响。

    “那你大可以试试,只要你动我一个人,我就除掉你两个,了不起就是比命长,父亲您觉得凭您的年纪,还有资本跟我斗吗?”过去的龙天阳可能会想要凭自己的本事去抗衡龙鹏涛和龙天赐,可通过陆渊这一次他倒是想通了。

    如果能借助外力开拓出一个双赢的局面,那他又何必要死撑着面子呢?

    “你”

    “父亲莫要生气,现在生气还太早,”龙天阳弯了弯唇角,“其实今天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你”

    他煞有其事的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时间可能也差不多了,等父亲见到了那份大礼,再有情绪也不迟”

    离开了别墅,龙天阳先去了一趟医院。

    在医生和护士的治疗下,苏野被送进了病房,虽然身上的都是皮外伤,可到底是下手太狠,光是包扎止血还是没办法保证其性命安全。

    “病人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我们已经给他用了最好的外伤药,至于能不能康复,要看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若是能挺过去人清醒过来,应该也就没事了。”医生说道。

    “好,多谢。”龙天阳冲医生点了点头之后,目光透过了病房明净的玻璃朝着里头望去。

    苏野整个人被纱布包裹着,浑身上下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像是个木乃伊一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龙少”丁伟刚想开口,却被龙天阳抬起手一个“安静”的动作给制止住了。

    “他会没事的。”龙天阳嘴里呢喃着。

    闻言,丁伟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站在他身边:“是啊,他会没事的。”

    洛森还需要苏野的口供来指证,所以他一定要没事!

    不过是区区几个小时的时间,梁静觉得自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

    听到别墅门口一阵熟悉的引擎声,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接跑到了门口。

    这一回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冲着那个男人说一句“你回来了”,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隔着一段距离就这样看着他。

    那张依旧俊美的脸孔上透着很清晰的疲惫,而在那其中隐隐的透着落寞。

    开车的人是丁伟,就在把龙天阳送到家之后,他冲着梁静点了点头之后,很识趣的离开了。

    “怎么站在门口,不冷吗?”很意外的,龙天阳竟然先说话了。

    “还好,没觉得多冷。”她一直在室内待着,虽然衣衫单薄,可这么一会儿,身体上的热度还没有消散。

    “事情办完了?”梁静问道。

    “嗯,应该算完了吧。”龙天阳笑了笑回答。

    在洛森还没有定罪之前,事情应该还不算完,可当着梁静的面,却又不能把所有的都告诉她。

    进了门,龙天阳脱去了身上的外套,转过身盯着梁静。

    “干嘛这样看着我?”梁静本能的摸了摸脸蛋,“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龙天阳紧抿着唇,好看的桃花眼里透着复杂。

    “梁静”他突然开口,却是停顿了一下。

    “嗯?”

    “我们结婚吧。”

    “轰”的一声,梁静猛地瞪大了眼。

    “结婚?”她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这个男人嘴上什么也没说,可她心里明白,有很多事情其实还没有解决,在二人之间还横着不小的阻碍,比如龙鹏涛,比如龙天赐,甚至陈菊英,都是一道又一道必须要跨过去的坎。

    “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梁静眼睛眨了眨,有点懵。

    龙天阳沉默了一会儿,却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笑了。

    “傻瓜,我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他表情轻松的揉了揉梁静的头顶,“你忘了,我以前说过的,求婚这种丢脸的事情我可不会做,所以刚才的话,是逗你的。”

    梁静猛地沉下脸来,其实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哪怕是明白时机不对,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心动了。

    “我根本就没有当真好不好,”她毫不客气的甩开了龙天阳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你别忘记了,现在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你真的求婚,我也得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嫁你”

    说完,梁静高傲的挑了挑眉,表情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

    见此情景,龙天阳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好,她终于不是这么凝重的表情了,想必心里的担忧也因为他所谓的“玩笑”给放下了吧。

    “咱俩真的没关系?”他还是决定逗逗她。

    “是啊,有什么关系,男女朋友都不是,至少你从来没有正式的对我提出交往的要求。”梁静理直气壮道。

    “哦那之前的那个晚上,是不是我记错了,也不知道是谁一夜都搂着我,嗯哼”薄唇微微勾起,那双眼睛之中透着晶亮的光,“嗯,你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可以毫无忌惮的睡在一起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啊”

    梁静“腾“的一下就红了脸。

    其实她想说就是睡在一起了也不代表有些什么,现代男女相互不认识就睡的多的是。

    可这样说不仅侮辱了他们的感情,更加诋毁了自己,为了赌一口气,她没必要说这么重的话。

    3